清浅入半夏

人间月圆(下)

白日事故 同人文

易辙X许唐成


有自行车🚴‍♀️,被屏蔽两次没办法了


🚗在微博,微博同名

【人间月圆】上 《白日事故》同人文

易辙X许唐成

叮铃铃,叮铃铃,“喂,妈,什么事?”许唐成一手拿起手机接听,眼睛还盯着电脑的文件,“唐成,还有一个星期就中秋了,今年你和易辙一起来海南过吧。”,许唐成听了这话愣了下,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才忽然发现快要中秋了,许唐成往后捋了一下头发,扯起嘴角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自己最近真是忙晕了,“行。”唐成应了一声,要问了周慧最近家里的情况,就挂了电话起身走出阳台,靠在栏杆上点了根烟慢慢抽起来,白色烟雾缭绕缠住他的微眯起的双眼。

这是易辙从南极回来后的那几个月,许唐成和易辙自海南重聚不久后就一起回北京的家里了,易辙要回去学校做最后的报告总结,许唐成辞去海南那个项目后决定回京寻找新的公司工作,两个人都在奔波,易辙昨晚3点才回到家,所以现在还在房间里补觉。

“喀嗒”房门被打开,易辙起床去客厅喝水却见不到许唐成的身影,迷蒙着转悠到了阳台,发现许唐成正靠在栏杆上吸烟,“小心别挨着栏杆,危险。”易辙伸手揽住许唐成的肩将他轻轻带离栏杆。“怎么不再睡会儿?你最近累的胡茬都多了。”许唐成用没吸烟的那只手摸了摸易辙下巴处有些扎手的胡青,“你不在旁边,我睡不太踏实。”易辙说着环住许唐成的腰,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脖颈,许唐成轻笑着闪了闪身,避开那种痒感,抬眼望着易辙的眼睛说:“我妈让我们下星期去海南一起过中秋。”“好,我到时去买飞机票。”易辙应着又飞快地在许唐成的额头印了一个吻。

这忙碌的日子又持续了好久天,直到离乘机前一天,两人才搞定手头的工作,决定去商店买了月饼和一些应节的礼品便回家收拾一下行李。

“易辙!中秋了,我给你带了月饼,待会儿我给你送过来,下楼拿哦。”是赵未凡的短信,“好。”

下午易辙拿了赵未凡送的月饼便把它放入行李箱里,但是是与带给周慧他们的礼品分开的。

 

“爸、妈,我们回来了。”“叔叔阿姨好。”“哥,嫂子!你们回来啦!快拿试试我新作的曲奇。”许唐成他们才刚进门就看见许唐蹊托着一盘曲奇,蹦蹦跶跶的向他们跑来,周慧坐在沙发上微微皱眉对许唐蹊说到:“唐蹊,别没大没小的,还有别跑那么快,当心摔着。”许唐蹊朝周慧吐了吐舌头,“没事的,妈,”,然后扭头向许唐成易辙他们眨了眨眼睛,“哥哥的伴侣不就是叫嫂子么?”,许唐成噗嗤一声笑了,瞥了一眼易辙,发现他虽然不言语只是微笑着,但是许唐成还是敏锐的发觉他的耳尖红了,就笑着抬手弹了下他的耳尖,“咳咳咳,你们别在我面前虐狗了,狗粮都吃撑了,我还怎么吃饭啊?”许唐蹊边朝他们挤眉弄眼,边塞了他们一人一个曲奇,“好啦,你们都别挤在门口了,唐成,易辙快进来。”周慧向他们换了一声。

他们进门换好鞋子,把行李放好拿出礼品和月饼摆好在桌面,许唐成进了厨房帮忙,易辙则被许唐蹊扯过去聊天。这时,大门响了一声,是奶奶散步回来了,“奶奶!”许唐蹊喊了一声,易辙立即起身过去搀着奶奶,“奶奶好。”“是易辙来了啊,来了好,来了好,今年和我们一起过中秋。”奶奶拍了拍易辙的手背,示意易辙她自己可以走,但是易辙还是搀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其实周慧他们并没有和奶奶道明许唐成和易辙的关系,因为怕老人家受不了刺激,所以只是跟她讲易辙家里没有人,因此叫他过来一起过节。许唐成他家和易辙是邻居,奶奶也算是看着易辙长大的,知道易辙家里的状况,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相反还很欢迎。

中秋的傍晚灿烂而短暂,斜落的夕阳将最后的光洒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洒在业已打烊的小吃店的门口,洒在一家三口互相牵着的手上,洒在那些为生活奔波而无法归家的异乡人滚落的泪上。

“吃饭啦!易辙哥!”“来了。”易辙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转身进了厨房帮忙把菜拿出来摆好在饭桌上。“试试我做的烧茄子。”许唐成给易辙夹了好几块大的茄子,易辙应着尝了尝,嗯,许唐成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易辙嘴角微微提了提答道:“好吃。”“喜欢就好,多吃点。”许唐成讲完,扭头和周慧奶奶她们唠起了家常,易辙便在旁边静静地吃饭,又在许唐成和她们聊天的时候往他的碗里夹菜,这一幕被对面的许唐蹊看见了,她就捂着嘴偷笑。这时许岳良拿出一瓶酒,“易辙,来,陪我喝几杯!”,说着把自个儿和易辙的杯子倒满了,易辙举起杯子与许岳良碰杯后仰头一饮而尽,去不料被呛得咳嗽连连,“嘿,喝慢点。”许唐成轻轻拍怕易辙的背帮他顺气,“没事,没事。”易辙轻拉下许唐成的手,拿起酒瓶又给许岳良和自己倒满了,“叔,敬你一杯。”,其实易辙不是酒量不行,就是比较少喝白酒,再加上刚刚喝的有点急才被呛着。许岳良看到易辙这样,高兴的直搓大腿笑着和易辙碰杯,“好好!来,难得大家团团圆圆的,我高兴的很,咱今晚就喝个尽兴。”许岳良不是酒鬼,平时也被周慧以身体健康为由规劝不可以喝太多,但是今晚是中秋夜,也是许唐成家里人同意他与易辙两人的关系后,一家人过的第一个中秋。

想起易辙在南极的那两年,每到中秋许唐成表面上看着与往常无异,依旧是和家人一起笑着团圆,但是许岳良和周慧都曾在起夜时无意间瞥见了深夜里坐在阳台护栏上一根又一根抽着烟的许唐成,月光洒在他的身上、脸上,人是清晰的,但许岳良和周慧谁都看不清他的微垂的目光,却感觉他的灵魂在皎洁月色下显得那样的清冷落寞。

如今同是团圆夜,而那个寂寞的许唐成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眼神温柔明亮笑容清浅温暖的许唐成,许岳良心里宽慰,便一杯杯地喝着酒,结果一不小心就喝高了,饭菜没吃几口就醉倒在饭桌上了,“怎么喝的这么多啊,都一把年纪了,真是的!”周慧有些不满的说了许岳良几句,接着将许岳良拉起来扶进卧室照顾。

饭后,许唐成两兄妹去收拾碗筷,奶奶在客厅看电视,易辙就去阳台吹风。九月的晚风稍稍吹散了易辙的醉意,人也清醒了些,其实易辙今晚陪着许岳良也喝了不少,现在整张脸和脖子都透出薄红,特别是耳尖更甚。“怎么喝了这么多啊,劝都劝不住。”许唐成收拾好碗筷后洗完手走到易辙身侧,抬手摸了摸易辙发红的耳尖,易辙被许唐成手上微凉的水珠刺激的缩了一下,“还好,今晚开心就陪叔多喝了几杯。”许唐成见易辙这副微醉憨然的模样,心中得趣便更靠近易辙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又弹了弹他的愈发涨红的耳尖,“你这么可爱啊。”伸手像对小孩子一样捏捏他的鼻子。“嗯咳!妈叫你们去吃水果啦。”他们两个回过头看见许唐蹊贼笑着看着他们,“还有,麻烦两位大哥照顾一下我这单身狗脆弱的心灵”

许唐成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扯着易辙袖子进了屋。

一家人喝着茶,吃着水果月饼,唠唠家常,丝毫不觉时间的流逝,转眼圆月以高悬夜空。“已经这么晚了啊,大家都早点休息吧。”周慧扶着奶奶进了房间后转身回卧室,许唐蹊身体不太好也早被叫回房间休息了,现在只剩一张许唐成他俩,许唐成拍怕易辙的肩,“你喝酒了就回房间睡觉吧,我先去阳台抽根烟。”易辙依言回房,许唐成去阳台从烟盒里拍出一根烟,啪地点燃,闭上眼享受一支烟带来的惬意。火光星星点点照亮了许唐成的眉目,温柔明朗,烟雾缭绕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身边,是易辙,手里还拿着一盒月饼。易辙揽过他的肩将他带到阳台的茶桌边坐下,递上手里的月饼盒,“赵未凡送的,我看了看是她前几年送的有很多味道的那个,我看你之前挺喜欢的,就偷偷留给你了,试试?”许唐成怔怔地盯着眼前的月饼盒,比之前那个要小一些,包装也换了,这个更为精美,工笔画的纸盒上印着几个潇洒遒劲的毛笔字“一生一世一双人”,许唐成忽然心头微微一动,慢慢打开月饼盒,盒子是三个小巧却不同味道的月饼。

三个,比之前那盒少了三个,但是却是和之前易辙把全部月饼都给他的数目;三个月饼,让许唐成清楚了易辙到底是有多爱他,也让他在和家人出柜时含泪哽咽着告诉周慧他们他们之间的爱。

回想起那些感动又酸涩的往事,许唐成的喉头有些酸胀,手开始细细颤抖着,对面的易辙已经帮他撕开了月饼包装,拿刀将月饼对半切开,这是个双黄仁月饼,易辙叉起一块递到许唐成嘴边,许唐成咬了一口细细咀嚼起来,香甜充斥唇齿,甜蜜的不仅是豆沙馅,还是许唐成的心;同样的,咸香的不只有蛋黄仁,还有许唐成备觉艰涩的喉咙。“咳咳,你不吃吗?”许唐成清了清嗓子问道,易辙摇摇头,“都给你。”

许唐成猛然抬头望向易辙,发现对方一直看着他,眼神温柔又专注,眼睛里印着的那个人是许唐成,是易辙的全世界。许唐成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会在看着某个人的眼睛时会忘了所有的一切,记得的只有眼前的那个人,自此世界便只剩两个互相凝视的人。反正,许唐成在看着易辙深邃清亮的眼睛时会这样。

许唐成垂下眸子盯着月饼盒子上的字样‘一生一世一双人’,何为一生一世一双人?大概有1000个人就有1000种看法,而对于许唐成而言便是一个纸盒三块月饼两个蛋黄仁。

许唐成觉得易辙无须和其他情侣一样对他说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因为易辙从未吝啬过对自己的爱,无论这几年来时间在这个人身上留下多少痕迹,无论社会给这个人多少打击,无论他人对这个人予以多少的恶意,他依旧是那个有着最赤诚之心的少年,依旧是会把全部月饼一个不留的给他的少年,依旧是把自己捂在心上温暖的少年。这个少年或许不会什么浪漫辞藻,但他从不对自己撒谎,他给人的永远都是最诚挚的爱意;这个少年或许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但他从未惧怕社会与险恶人心带给他的无情和冷漠,他勇敢,他无畏,无论何时他永远站在自己的身边,陪自己面对困难与嘲讽,他……

他是那个独一无二的自己的心上人。许唐成伸出手拉住易辙的手,抬眸盯着易辙轻轻叹气说道:“诶,怎么会有像你一样这么傻的人?掏心掏肺的对人好。”易辙微微摇了摇头:“跟别人没关系,我只对你一个人好。”许唐成眸中闪动着碎光,“我该拿你怎么办啊……你这样对我好,我很感动但我有时又很心疼,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对自己好一点?我很在乎你,想像你对我一般对你好,所以不要光想着我,多想想我们,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算作爱情,你懂吗?”易辙怔住了,他忽然想起了赵未凡送他月饼时的场景。

 

北京的街道上,赵未凡递给他这盒月饼,笑着说:“易辙,中秋快乐啊。”“嗯,谢谢,你也中秋快乐。”赵未凡抬头看着易辙的眼眸有些闪烁,她叹息了声,“易辙,我曾经说过我不想支持同性恋了,不是我看不起,也不是我无法理解,而是我觉得太苦了,同性恋太苦了……你们要面对迷茫动荡的未来,要面对他人的误解和谩骂,要面对父母的阻挠,这些都太苦了,同性恋真的要很勇敢才可能有比较明朗的未来。所以,当我知道你和唐成哥的事情后,作为你的好朋友我很担心,特别是看到你们为此而小心翼翼,我是真的难受。我曾经迷惑过,同性恋真的能长久的走下去吗?”

赵未凡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与困惑,但很快便消失了,她朝易辙微笑,“可是,现在看到你们终于修成正果,我替你们高兴,你们太不容易了,我真心希望你们的爱情能长长久久,祝你们幸福!”易辙没想到赵未凡会和他说这些,诧异万分可同时又感慨万千,诚然如其所言,他们都太不容易了,这一路走过来是多么艰难或许无法与他人倾诉,但是赵未凡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也在他无助时给予帮助,易辙动容地笑了,眼里是暖意,“谢谢你,认识你这个朋友我真的很幸运。”

 

易辙回过神来五指插进许唐成的指缝与十指相扣,“我明白,是我们,是我们两个人。”易辙垂眸深深的看进许唐成的眼睛里,眸中是无限的温柔爱意,许唐成心头微颤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噬着,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他情动的仰头轻轻吻了吻易辙的眼睛,易辙低头吻住了许唐成的唇,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握得更紧了,空气中流淌着如同金桂般清香悠久的情愫和绵长爱意。好一会儿,两人才难舍难分的松开了彼此的唇瓣,许唐成低声道:“我们去海边散步吧。”易辙点点头,两人牵着手出了门。

两人出门后,有些昏暗的屋子里传出一声房门开合的响动一道黑影静静地没入门后。


丞哥保佑我期末考过!过!过!

白滇:

【撒野冬至24h/10:00】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你想回头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身边的人都在往前,自己也不敢停下步子】

【撒野】


丞哥期末救我狗命!!!!!

海云涌 

风影动 

一眼旧梦


摄影:我妹

出境/后期/妆面:半夏(我)

放鹤亭
妆面:我
摄影:伟哥
后期:崔咪咪